陕西战疫的中医力量:中医药主动介入参与治疗达100多家医院
华商报

  核心提示:

  岁末年初,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疫情肆虐而来,席卷着整个中华大地,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就此打响。

  “救死扶伤”本是“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而此时的“白衣天使”成了“白衣战士”,他们冲在最危险的病房,和时间赛跑,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一个个垂危的生命。他们没有更多的豪言壮语,唯有精心研究患者病情,敏锐地抓住每一个不容错过的治疗环节……

  “第一剂中药服用后我感觉好了,我一天比一天好多了,那我啥时候能出院?”八天后,患者治疗痊愈出院了。

  截至3月1日,全省确诊肺炎患者中93.5%的都服用了中药,有229人,中医药主动介入参与治疗达100多家医院。

  近日,华商报记者深入医院一线探访,揭开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患者过程中,中西医并重,中医药积极发挥特色优势,全程“亮剑”斩杀肺炎病魔。

  “服用中药后,我现在一天比一天好多了”

  3月初,西安已是春花烂漫,玉兰花笑着张开了小嘴,贪婪地吸着春天的气息,街头恢复了一个多月前的车水马龙,社会生产秩序也在逐步恢复,一切都在慢慢“解冻”,学生们的心早已飞进了课堂,更盼望着赶快开学……

  可谁能想到,此前一月余的肺炎疫情让人感到恐惧和窒息,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疫情。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中,广大“白衣战士”冲进最危险的病房,争分夺秒救治患者,上演了一幕幕感人的故事……

  1月29日下午4时59分,患者:“杨医生好,您辛苦了”

  杨璞叶:“您好,姓名?”

  患者:“梅XX”

  杨璞叶:握手(鼓励)!

  1月30日9时21分,患者:“我胸口有点闷”

  杨璞叶:“先跟病房医生说一下”

  1月31日下午3时58分,杨璞叶和患者有3分钟的微信电话交流。

  39分钟后,患者:“我今天呼气有点费力,比昨天还严重了”。然后是杨璞叶和患者两次微信电话,询问病情,指导服中药事宜。杨璞叶:“寒湿有淤,好好吃中药,每天晚上发舌像”。2月1日中午12时33分,患者:“今天胸闷气短,很乏力”。

  11分钟后杨璞叶:“观察一下,必要时候呼叫医生”

  当日下午5时59分,患者:“我现在口里面怎么一直就干,现在是刚刚喝了水马上就口干,离不开水了,我今天已经喝了两瓶半的开水了”。

  17分钟后,杨璞叶:“喝点白米粥要好些,胸闷气短有无变化?明早发舌像给我”

  患者梅某:“胸闷气短好些了,中药饭前饭后服用?”

  杨璞叶:“好事情,湿气没那么重了,饭后40分钟服用”

  华商报记者听到患者开心地留言:“杨医生,我已经恢复了,啥时候可以出院!”

  2月5日晚上,杨璞叶:“再发个舌像”,患者:“我现在一天比一天好多了”

  2月6日清晨6点55分,杨璞叶:“发舌像”,然后是患者梅某开心地和杨璞叶的微信电话……

  上述对话是医生杨璞叶和患者梅某的微信实录,比较清楚地记录了服用中医药前后病情的变化。杨璞叶,西安市新冠肺炎中医药救治专家组专家、西安市第八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

  杨璞叶向华商报记者仔细讲述了患者梅某的病情变化和中医诊疗细节。患者梅某,女,44岁,长期在湖北孝感工作,1月22日回西安,反复发热6天后于1月29日入院,以往身体健康,也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体温最高至39℃,查胸部CT显示“肺部感染”,核酸检测阳性。1月30日,西医诊断为“新冠肺炎”。

  杨璞叶介绍,该患者治疗方案是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组人干扰素a-2a、克立芝联合莫西沙星对症治疗,2月1日患者体温正常。但患者仍咳嗽、胸闷、气短、乏力,舌质暗、苔厚浊腻。因此,给患者口服中药“清肺排毒汤”半剂后症状缓解,但一直口干,嘱咐患者吃稀粥后口干好转,然后继续服用1剂中药后症状消失,舌苔明显改善了。服中药3剂后的2月4日,患者胸部CT显示病灶较前吸收,继续服药中药,2月8日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当日患者就康复出院。

  “我们医院确诊的患者都采用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短期内能缓解发热、干咳等症状;同时,发现对胸闷、气短、乏力改善效果尤为明显,一般1剂中药可以改善症状,3剂中药症状基本消失,6剂中药后胸部CT显示病灶会明显吸收。”杨璞叶告诉华商报记者。

  采访期间,3月5日13时,该院最后两名患者治愈出院,截至目前该院收治的48名患者已经全部出院(占西安市的40%)。杨璞叶感慨地说:“希望这个病不要再来了,太凶险了,不是因为恐惧,害怕,而是患者的病情随时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辨证施治 不同时期选用不同的治疗方案

  上述44岁患者住院10天后便治愈出院,而在西安市第七人民医院入住的64岁患者冯某,与病魔斗争了20天才康复出院。

  患者冯某,女,64岁,2月4日入院,既往身体健康,1月29日受凉后出现发热,测体温37.9℃,汗出口渴,咽痛(吞咽时加重),发热时关节疼痛,舌质红,少苔。西医诊断为“新冠肺炎”,采用抗病毒治疗;中医诊断为“风瘟(瘟疫)”。

  华商报记者全程记录了20天中医药的“辨证施治”的过程,客观呈现患者病情的变化细节。该患者2月4日至6日,连续三天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但仍发热,咳嗽;2月7日,见效果不理想,即给予调整治疗方案,冲服免煎颗粒“银翘散加麻杏石甘汤”;2月8日,给患者继续汤剂口服,发热缓解;2月9日,患者仍口干、咽痒、辨证施治后更改处方;2月10日,继续汤剂口服;2月11日,患者仍口干,继续药方;2月12日,患者间断咽干,继续原药方;2月13日,继续原药方,患者未诉不适;2月14日,患者口干缓解,继续汤剂;2月15日,麦门冬汤加减,调整汤剂;2月16日,继续目前诊疗方案;2月17日,手足心热,继续目前汤剂口服;2月18日,调整汤剂;2月19日至20日,继续上面药方,症状缓解;2月21日,继续汤剂口服,症状消失;2月22日,患者治愈出院。

  该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弓显凤告诉华商报记者,因患者冯某年龄大、体质差,治疗如抓不住时机可能就会发展为重症,治疗方案体现了中医辨证的重要,不同时期选用不同的治疗方案。该患者开始给予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口服治疗3天,效果不理想,患者仍发热、咳嗽、口干、咽痒。经过中医会诊诊断“风瘟”,辨证为热毒袭肺型,选中药为“银翘散加麻杏石甘汤”,服用2天后发热消失,患者仍感口干、咽部不适。分析病情进入到恢复期,辨证为气阴两虚型,选中药为“沙参麦冬汤合补中益气汤加减”,继续中药巩固治疗14天症状消失,复查胸部CT病灶明显吸收、检查核酸2次阴性。20天后,患者冯某符合出院标准。

  中西医结合治愈的患者不仅仅在西安,而是遍布全省各地。比如:咸阳市中心医院收治的患者陈某,发热、咳嗽,后续又出现乏力、气短,病人吃不下饭甚至腹泻,每日腹泻多达14次,中医就会用一些健脾去湿的药来保护肠胃。经过一天的治疗,患者厚腻的舌苔逐渐褪去,有想吃饭感觉,专家组西医成员也深深体会到中医不是慢功夫,效果快不说,而且对改善患者疾病状况有很大帮助。

  宝鸡市在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的作用,组织中医药专家研究出新冠1号、新冠2号、新冠3号中药方剂,根据不同病症,采用不同方剂,一对一精准治疗,效果明显。3月4日,宝鸡市已确诊的患者全部治愈出院。

  据悉,截至3月1日,全省已确诊的新冠肺炎245例病例中,共有229例接受中医药治疗,占比高达93.5%。

  专家组起草贴合临床的治疗方案 指导督促全省中医药全程介入

  2月6日下午4时57分,汉中救治专家组紧急求救:“@马主任,我们的病人经过这几天的中医治疗,整体情况良好,只是有一个病人有一天腹泻三次,还有近一半病人仍感觉乏力气短,请给予指导,期盼!”

  马战平:宜用人参败毒散加粳米就是陕西省第二版的方案治疗;如果有可能把病人舌像发过来。

  当晚11时22分,汉中回复:“病人的舌像没办法拍照,但以淡白为主”

  马战平:好,就用上面方子试试。

  像上面用微信指导全省治疗的病例还有很多,马战平一边肯定一线医生,同时又非常谦虚的提出指导修改意见。@陈景平:今天的方证对应非常好!患者解某的“清肺排毒汤”有些勉强,可考虑辨证为:湿毒袭肺,肺失宣降;建议麦冬用量宜加大至30g,量少则生津养阴润燥作用不佳。患者任某舌苔黄腻已明显好转,原方继用3付后可考虑应用“三仁汤合平胃散”加减,到时再提前联系一下。截至3月6日,汉中市累计确诊的26名患者全部治愈出院(其中一例在西安治疗)。

  马战平何许人也?他是陕西省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1月21日他又多了一个头衔,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任命他为“陕西省防治新冠肺炎中医药救治专家组组长”。

  近日,马战平在接受了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临危受命后深感责任重大,他们专家团队连夜起草了“陕西省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方案(试行第一版)”,在此后的全省专家会议上获得了一致好评,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颁布的较早的地方方案,这个方案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四、五版方案高度相似。

  他介绍,在此次疫情发生的早期,他的专家团队敏锐感觉到了收集武汉病人四诊资料的极端重要性。中医理论认为“外感之病,受本难知,因发知受,发则可辨”,意思是:邪气侵袭人体,本来很难知道会出现哪些情况,只有它发生了症状才能辨别,因此,能够尽早明确新冠肺炎的症状对于中医辨证论治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随着陕西病情的不断扩大,他根据已经岀现的百余病例特点,及时组织省内专家迅速响应,及时修订“陕西省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方案(第二版)”。此次方案中对于疾病的命名、病因、病机、治疗原则、用药及加减均作了详述,从而使方案更能贴合临床实际达到救治的目的。

  马战平这次承担中医药救治专家组组长,积极协调全省中医药参与治疗付出了努力。他讲述一个关键细节,由于历史原因,中医医院普遍缺少“感染科”的规范建制,因此,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突发而来的时候,定点医院基本以综合性医院为主,大部分确诊或疑似病例等都在这些医院。如此一来,中医医院大批中医要到救治一线“参战”就存在一些阻碍。

  对于上述抗疫一线实际障碍,马战平急在心里,他知道很多西医没有中医的思路,更没有中药可用,顶多用个中成药,于是他尽力让中医药参与临床一线。由于他有着多次的高层次西医进修学习的经历,熟悉省内很多西医专家,“我与西医同行进行了长时间的深入交流,同时掌握了哪些中医医生应该纳入一线,因为只有中医第一时间接触到患者后,才能运用中医方法进行直接救治。”马战平说,他迅速将这些情况整理总结,报告给省中医药管理局,提供了切实可靠的情况分析策略,为迅速推进全省中医药参与治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月25日(大年初一),他赶赴铜川市了解中医参与治疗情况,铜川市卫健委领导大力支持,认为铜川是药王孙思邈故里,理应倡导用中医全程介入治疗,铜川市也是全省第一个肺炎患者全部清零的地市;榆林市定点医院是中医医院南郊分院,呼吸科主任直接介入辨证施治,3名患者全部治愈;商洛市他直接联系市中医医院副院长主动介入,在市卫健局的协调下,中医团队全程介入治疗;咸阳市中心医院将中医方案贯穿患者治疗始终,完善中西医结合的工作机制及会诊制度;对重点疫区“特事特办”,“一人一辨证,一人一汤药”。

  据悉,马战平全面参与了全省的中医药救治工作,会诊全省各地疑难病例120余人次,为全省中医药参与率不断提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中西医结合治疗 中医药积极发挥了特色优势

  在这次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如何做到中西医结合治疗呢?中医药都发挥了哪些特色优势呢?

  西安市第八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杨璞叶介绍,新冠肺炎疫情没有疫苗保护易感者,探索有效的治疗方法显得尤为重要。

  临床上为何使用西药克力芝呢?她分析认为:克力芝是一种复方制剂,主要成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均是蛋白酶抑制剂,可与HIV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干扰病毒的装配过程,因此作为抗病毒药使用。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毒同属RNA病毒,治疗上存在一些共性,国家也推荐克力芝进入新冠病毒治疗手册。

  该疾病临床上患者表现干咳、胸闷、气短、乏力等缺氧表现,治疗就不能仅限于给氧,更需要抗病毒、免疫调节,减少渗出,缓解肺间质水肿,清理气道、改善通气。中医药“清肺排毒汤”联合西药克力芝治疗新冠肺炎能标本兼治,通过祛疫邪、清肺热、健脾胃、祛湿邪、调畅气机,从以上多环节、多靶点针对疾病发病机制及病理过程治疗,抑制了疾病进展。对于轻型、普通型、重型不同类型均有效,短期内缓解发热、干嗽、胸闷、气短等不同的症状,缩短疗程,减少重症发生。

  同时,杨璞叶还表示,临床上发现对克力芝引起的腹泻,无需止泻治疗,用“清肺排毒汤”也有明显的治疗作用,经过中医药治疗核酸阴转也比较快。

  铜川市是全省第一个肺炎患者全部清零的地市。孙鲁英,铜川市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中医组组长、北京中医药大学孙思邈医院院长接受华商报记者时表示,目前中西药对待新冠肺炎病毒都无特效药,必须中西医结合来治疗。从这次收治的8名痊愈的患者结果来看,中医药在缓解患者症状,延缓轻症发展为重症方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唐都医院主要集中收治全省疑似以及确诊的危重型、重型患者,该院对每个患者制定个体化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截至3月4日,收治患者65人,其中确诊41人,治愈出院28人。该院中医科主任郑瑾表示,中药介入对于轻症患者,可有效改善症状;对焦虑、烦躁等问题也有较好的疗效;对于危重型患者,一定程度上可以延缓病情发展;对于恢复期的患者,有利于缩短病程。中医和西医各有优点,可以优势互补,共同救治患者。比如,他们医院第一例接受中医治疗的范某,不愿意吃药打针,又哭又闹抗拒治疗,在中医的劝说下才同意治疗,但前提是用中医调理一下身体。通过会诊,在其西医治疗方案中增加了“小柴胡汤”“四君子汤”,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范某的体温维持正常,逐步康复。

  赵俊民,安康市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市长,疫情发生后提出“要发挥中医药在抗击病毒,尤其是疑难杂症方面的重要作用”。安康市治愈的20多例患者均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中医医院团队进驻定点医院,从头到尾配合得很好,真正做到了中医药早期全程介入。

  延安市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中医专家组主动介入参加病案讨论和集体会诊,专家组组长刘运磊长进入隔离病房为每名患者面诊把脉,辨证施治,全程参与指导患者治疗。5位患者于2月22日全部治愈出院,中西医结合疗效得到患者高度好评。

  省中管局:建立中西医结合诊疗机制 中医药疗效好

  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省委书记胡和平、省长刘国中多次主持召开会议,明确要求充分发挥中医药作用。截至3月1日,全省已确诊的245例病例中,共有229例接受中医药治疗,占比93.5%。在新冠肺炎救治中,全省坚持中西医结合的要求,积极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中西医并重、预防治疗结合,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主动参与防控救治,成立省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及相关机构,对全省进行统筹协调;成立由全国名中医杨震,省级名中医曹利平、高洁为顾问,涉及每个地市的47位呼吸等专家组成的省新冠肺炎中医药救治专家组;确定10家三级中医医院、5家二级中医医院进入全省164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强化各级中医医院对新冠肺炎诊疗方案、防控指南及传染病防治等的培训,提高医务人员诊疗和应急处置能力。

  其次,充分发挥专家作用。组织专家优化我省新冠肺炎中医药预防方案和治疗方案,指导公众防护和医疗机构治疗;建立中西医结合诊疗机制、会诊制度及专家包市制度。截至目前,专家组已参与救治、会诊新冠肺炎确诊、疑似病例850人次。宝鸡、咸阳、铜川、延安、榆林、汉中、杨凌、韩城收治患者全部出院,治愈患者均接受了中医药治疗。

  最后,全力做好救治储备,并积极开展科研攻关。作为全国首批四个试点省之一,参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处方“清肺排毒汤”临床疗效观察。截至3月1日,全省11家定点医院运用“清肺排毒汤”救治病例中,90%以上患者的症状及影像学表现改善明显;紧急设立“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科研应急专项”,由定点医院牵头,联合中医药科研院所、企业进行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协同攻关;推荐陕西中医药大学《新冠肺炎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案及中医护理路径的研究》入选省科技厅“新冠肺炎疫情应急防治”计划项目;陕西省中医医院、西安中医脑病医院、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等3个医疗机构防疫用的“清瘟护肺颗粒”“益肺解毒颗粒”“避温解毒颗粒”“芪防颗粒”“麻杏清瘟颗粒”等5个院内制剂通过了省药监局的配制备案。

  目前,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还未获全胜。截至3月7日,陕西省已经连续16天都没有确诊病例,也没有疑似病例;这次疫情陕西省累计确诊新冠肺炎245例,其中治愈出院226例,死亡1例。目前全省还有18名患者与病魔斗争。

  3月,是春天的季节,是花儿的家园,花儿贪婪地吸着春天的气息,互相笑开了颜。花香吸引着患者走到病房窗前,透过玻璃,尽管看不清楚深藏在口罩背后的脸庞,但他们的眉头舒展了些许,眼睛似乎笑成了缝,“噢!花开了,春天来了,该走出病房去踏青了!”

  华商报记者 郭魂强/文


相关新闻
华商网
纽约州州长:美国政府应学中国 动员国家力量赈灾
扶贫新闻
种药材拓富路
华商报
空军军医大学医生自述:当年武汉培养了我,今天我定不负武汉!
新华网
湖南烟花爆炸涉瞒报死亡人数 当地3名副市长被免职
评论
打开华商头条,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