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警枪伤再调查 洛南县公安局局长表态马上鉴定

华商头条 38分钟前

最近,《都市快报》持续关注商洛市洛南县公安局两年前的一起辅警受伤事件。12月14日,事件会有怎样的进展呢?

64006a4197581b9cb03a3b.jpg

辅警枪伤再调查

公安局长表态马上鉴定

  2015年7月5日上午,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辅警薛飞在参与处置一起围捕进城野猪事件中意外负伤,根据洛南县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他是被野猪咬伤的,可当事人却在两年后表示当初并非咬伤而是枪伤。

  记者:“既然是被动物咬伤,为什么没有注射狂犬疫苗?”

  洛南县医院骨科大夫贾战英:“当时把这个狂犬疫苗忽视了,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狗咬伤才打狂犬疫苗。”

  对于狗咬伤才需要打狂犬疫苗,洛南县医院的大夫们似乎对于这个认识达成了共识。

  洛南县医院医务科科长王博:“咱这狂犬疫苗主要针对由狗引起的。”

  野猪咬伤是否需要注射狂犬疫苗?记者从省内多家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大夫处了解到,任何动物咬伤、抓伤都需要注射狂犬疫苗,尤其是野生动物。狂犬疫苗并非只针对“犬”。

  按野猪咬伤记录,却并未按照野猪咬伤治疗。洛南县医院的说法似乎很难自圆其说。而根据受伤辅警主治大夫的说法,“野猪咬伤”这个一个关键信息是伤者本人和送他来的民警提供的,那么这个说法有是否成立呢?辅警薛飞的工伤认定又是否能完成。带着疑问,今天,记者再次找到了洛南县公安局。

  洛南县公安局局长李建锋:“我的兵嘛,我们也很重视,当时也没想到(后果),因为没伤到骨头。伤到肌肉上了,应该讲治疗可以完全恢复,没想到两年以后肌肉变形。”

  记者:“变形怎么办?”

  洛南县公安局局长李建锋:“我们尊重事实,马上鉴定,鉴定完该怎么处理,按照国家规定处理。”

64006a4197581b9cb03a3c.jpg

开枪大队长接受采访

对误伤战友表示痛心

  随后,记者见到这起“枪伤”事件的另一名主要当事人,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那天去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有持枪资格,我拿的枪,我拿的是七九微冲,打的是762弹,我前面没有民警,都在我后面,野猪向我冲过来,我开了一枪,野猪跑的速度比较快,从我身前冲过倒地,第一枪可以说把野猪就打死了。”

  记者:“一枪毙命?”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毙命后我们也判断不清野猪死了没死,我又对着野猪头打了两枪,打着两枪时跳弹了。”

  谈论起自己两年前正常执行公务当中的误伤事件,闵其锋似乎记忆犹新,也毫不回避,并深深自责。可在医院,他是故意将枪伤说成了野猪咬伤吗?

64006a4197581b9cb03a3d.jpg

  闵其锋:因当时忙乱 没对医院说明枪伤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送过去以后医生问,也可能问我了,当时很乱,我们民警也去的多,医生问是咋,我说打野猪时受伤的。”

  记者:“没有提是枪伤?”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没有提。”

  记者:“可是枪伤,被野猪咬伤撞伤,是不同的处理方法。”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我心里是清楚的。”

  记者:“你清楚,可大夫不清楚啊,他们怎么诊疗,针对伤情应该制定怎么样的方案。”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我给医院交钱,是枪打伤还是咬伤的,你给我看好就行了。”

  根据相关条例,民警正常执行公务当中不存在主观故意的误伤不需承担任何处分和责任,那么面对医生,是什么让他对枪伤绝口不提呢?

  记者:“当初您没有给医生直接说是枪伤,开枪误伤的,还有考虑到害怕丢人,或者说觉得麻烦?”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不丢人不丢人。”

  记者:“这毕竟是你第一次面对活物开枪,就出现了误伤自己人的事。”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这不丢人,我没有这样考虑。”

64006a4197581b9cb03a3e.jpg

事发后未按程序处理

大队长表示不清楚流程

  根据人民警察使用警械武器等相关程序,使用枪械尤其是出现误伤事件后,应当如实向所属机关书面报告,调查误伤的原因。但在这起事件后,闵其锋及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并没有严格执行。

  记者:“在误伤了人之后,要在一个月之内申请工伤的规定。这个规定真的不知道?”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真的不知道。”

  在当初这起事件发生后,媒体做了大量的报道。而闵其锋则表示,媒体报道前没有采访公安民警。

  记者:“您接受采访了吗?”

  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闵其锋:“没有,一个都没有。”

  不过,记者却找到了2015年7月5号事发后,作为洛南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的闵其锋接受一家电视媒体采访时的资料画面。

  也许是面对这起令人痛心、懊悔的事件当中,闵大队长有选择性的忘记了一些部分。但我们仍然希望,时至今日,真相大白后,对于辅警薛飞的因公负伤,能得到公正的待遇。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打开客户端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