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农村饮水安全工程调查 供水最后一公里缘何 "肠梗阻"

华商头条 08-16

谢绝自媒体转载 侵权必究

截屏_20170817_140838.jpg

  近期,华商报不断接到读者热线反映:商洛市商州区不少群众吃水困难。华商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虽然国家每年给商州区投资数亿元修建农村饮水工程,但由于管网维护不到位,管理责任落不实,没有形成良好的管水机制,导致部分地方群众通了自来水却依旧吃不上水。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是国家为解决农村群众吃水问题而实施的民生工程,在惠民最后一公里却出现令人尴尬的“肠梗阻”,究竟谁该担责?又该如何破解?

150288720559210625.jpg

  

记者走访

七旬老人拄着拐杖

山沟里面挑水吃

  商州区腰市镇郭村9、10、11组相对偏远,最近一个多月来,这里的群众吃水出现严重问题。8月2日,华商报记者走访发现,自来水管早已修到村民家里,水龙头却流不出一滴水。村民称,村上已连续几个月没水吃,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吃水成了大伙最大的问题。

  “你看,我挑了一早上,只挑回半缸水。”村民魏书莲今年73岁,老伴去世后独自一人生活,她把挑回来的半桶水吃力地倒进水缸,又挑着水桶走出家门。老人挑水的地方在两公里外的一处山沟里,这里原先打有一口机井,用于灌溉农田,老人用麻绳将桶下到水井里,费了半天劲,打上少半桶水上来。

  华商报记者在这眼机井旁等候半个小时,不时有村民来挑水,以老人和妇女居多,不少老人都是拄着拐杖顺着山道上来挑水的,步履蹒跚,踉踉跄跄。机井的水水质浑浊,挑回家后需要沉淀才能饮用。75岁的郭卓盈年轻时是村干部,他说,村里大约有500多人,自来水开通两年了,一直都没正常过,最近一两个月更是没有一滴水。吃水难问题他们曾给村上和镇上反映过多次,得到的答复是水压不够,难以解决。

150288720566149298.jpg

  

无奈清出废弃蓄水池

饮用自流水

  商州区杨峪河镇西院村1组2组89户共420多名村民,以前吃的水是从后山山沟里引流下来的自流水,因水质难以达标,政府部门先后3次投资十多万元修建拦水坝和机井,将水抽到蓄水池沉淀后引流至群众家中。可最近几个月,村民家里自来水时有时无,位置稍高的十余户村民家更是长期断水。村民无奈,便自发组织,到后山水源处,将废弃多年的一处蓄水池重新清理出来,准备自费将地表自流水重新引进村里饮用。

  8月4日,华商报记者走访西院村,在村后3公里的后山上,20多名村民早上6时许就集中起来,开始掏挖被淤泥尘封多年的老旧蓄水池,他们打算重新埋设水管,将自流水引至家中。

  华商报记者看到,不远处就是政府出资修建的农村饮水工程,但拦水坝里干枯无水,水井已干涸多日,无法供水。村民李木桥说:“当时修建饮水工程时我参与了,施工队为了省钱,水井打得过浅,拦水坝也没挖到河床底部,沟里的水从坝下全都漏了。”

  “主要还是天旱导致水源不足,现有供水设施只能给村民间歇性供水。”西院村村支书李开志称,村上的饮水工程断断续续修建了好几次,总投资已有十多万元,但仍旧没能彻底解决问题。“群众没水吃,我们村干部也没有办法。跟负责管水的村监委会主任沟通多次,但怎么做能解决问题,对方也不知道。”

150288720542192273.jpg

  

紧邻丹江也闹水荒

接雨水洗衣洗菜

  商州区沙河子镇舒杨村紧邻丹江,按说吃水不成问题,但最近几个月也闹起水荒。华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大部分村民家的水龙头流不出一滴水,群众吃水只能到外村拉水或者到打了水井的村民家里借水。舒杨村供水来源是后山沟里的山泉水,可是天稍微旱点,群众吃水就变得困难起来。

  8月5日,在村民董芳珍家院子里,大小水桶均盛满了水,询问得知,这些水都是前两天下雨时候她特意积攒下来的雨水。“挑一次水要跑很远的路。为了省水,就把雨水接到水桶里,洗菜、洗碗、洗衣服用。”

  舒杨村共9个小组,1、2组吃水问题最为突出。村民称,吃水难的主要原因是水源枯竭,再加上管道漏水严重,无人维修,供水就没正常过。据村干部反映,舒杨村已经连续建设两个小型供水工程,但由于水源问题,导致工程建好后闲置,吃水难题依旧没解决。

150288720571215463.jpg

  

原因调查

管网维护没有资金

工程监管责任落不实

  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商洛市商州区目前农村自来水普及率是92.7%,供水保证率已达92%。据最新统计数据,仅2017年上半年,商洛市商州区已完成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资金2.36亿元,建成各类供水工程627处;供水覆盖全区18个镇办,解决了33.28万人的饮水困难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商州区每年都要投资数亿元用于农村饮水工程建设,却又为何屡屡出现群众吃水难的问题呢?

  郭村村干部和管水者称,饮水工程建成初期,供水还比较正常,后由于管护措施不到位,水管多处漏水,供水便出了问题。“水压小的时候,处于供水管网末端的村民吃水产生困难;如果加压供水,水管质量又不行,管网前端的水管可能会爆裂,让人左右为难。”管水者称,由于供水不正常,收取水费的时候村民便不愿意缴纳;没有水费,管网维护便没有了资金,如此恶性循环,最终导致供水系统瘫痪。

  除了管网维护资金缺乏原因之外,监管责任落不实也是导致饮水工程问题频出的原因。采访中,有村民说,一些新建的饮水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便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杨峪河镇西院村的供水工程,由于缺乏专业机构监管,拦水坝质量不达标,水井打得不够深,导致政府投资修建的饮水工程实际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150288720580135669.jpg

  

深层解析

饮水工程自行管理

问题多多

  “我们近期也接到不少群众反映,作为水务部门也很头疼,群众出现吃水难就找水务局,但我们也管不过来。”8月7日,商州区水务局人饮办一名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据其介绍,按照谁受益谁管理的原则,目前商州区内单村饮水工程建成后全部移交给受益村自行管理。产权也归受益村所有,由受益村成立村级供水协会,合理核定供水成本,坚持保本微利,以水养水。联村修建集中供水工程的则成立供水管理站,所有权归供水站所有,由供水站进行日常管理。

150288720635139378.jpg

  “管水机构虽然成立了,但实际操作层面还是存在不少问题。一方面管水者属于义务管水,由于没有工资,责任实际落不实;另一方面,有些工程建好后交给村里管,但村级管理机构其实是放任不管,导致问题不断。”商州区水务局这位工作人员称,从2015年开始,区政府给每年给水务局拨付有30多万元维修管理资金,但这无异于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150288720630123369.jpg

  工程设施方面,受气候和水源变化的影响,水源可靠性、供水规模、净水设施受自然因素影响大,受投资制约,部分工程建设时先天不足,加之自然灾害,持续干旱导致一些小型饮水工程水源干枯,供水管网损坏,漏失严重。

  水质保障方面,饮水工程水源基本利用的是沟溪水或山泉水,水质清澈无污染,因而在水源保护、水质净化处理、消毒设施使用等方面存在设计和建设中配备不足。工程水质检测费用无法落实。

  运行管理方面,由于群众居住分散,工程多为村级小型饮水工程,基本采用的是自流饮水,运行成本低,受益群众大锅水思想严重,商品水观念不强,节水意识缺乏,管理机构形同虚设,管理制度和管护责任未能全面落实,水费收缴难度大,水价不足以弥补成本,后期维修养护资金缺乏,影响了工程的永续利用。

15028872067124201.jpg

  

解决之道

商洛市人大称

欲立法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据了解,为解决饮水工程“重建轻管”问题,商州区政府曾先后出台《商州区村镇供水工程运行管理办法》、《商州区村镇供水工程维修养护基金管理使用办法》两个政策性文件抓建后管护,但由于管理体制上没有理顺,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商州区水务局局长巩建芳说,水务部门曾建议政府增加事业编制,将农村安全饮水管理人员报酬列入各级财政预算,在县区设立饮水管理机构,专职管理农村安全饮水工作,确保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有人管理,发挥作用。

  有专业人士建议,要彻底解决农村吃水难题,应考虑引进“市场管水”机制,如果能在农村推行供水市场化管理服务体系,通过合理收费保证网管维护,依法保护水源,就能建立起良性的供水运行机制。

  可喜的是,商洛市农村饮水安全管理问题已引起市人大高度关注,商洛市人大法工委主任曹建斌介绍说: “商洛市人大目前正在计划制定《商洛市农村饮水安全管理条例》,目前相关立法条例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管理条例实施后,有望从法律层面健全管理制度,保证商洛市农村饮水安全管理有条不紊推进,让更多的人享受这项民生工程所带来的实惠。”


150288720651168987.jpg

  

他山之石

夜村镇有个私营供水站

镇政府供水都靠它

  商州区夜村镇有一个私营供水站,20年间从小做大,一步步吞并村上的饮水工程。现在这个供水站供水范围已经扩展到镇上,甚至镇政府、企事业单位和学校都在用他们供给的饮用水,解决了5000多人的吃水问题。

  该供水站负责人赵建芳20多年前打下第一口井,当时只是想着给自家供水,慢慢地周围群众提出要供水,没想到供水到现在,整个夜村和邻村的供水都由他负责,甚至包括镇政府和企事业单位及学校。

150288720657191226.jpg

  据赵建芳讲,现在光打井都有五六口了,他还免费买了管道、发电机等设备,累计投资上百万元。“村子大了人也多,每次收趟水费得十来天。”赵建芳的原则是,不管如何困难,都不能让群众断水。2014年,赵建芳正式注册成立供水站,向公司化方向运营。

  “目前政策上允许私人管水,但私人管水的情况现实中极少,尤其是能够像赵建芳一样做出规模。 ”商州区水务局人饮办主任李雅莉介绍,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应明晰产权,落实管理主体,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建立工程的良性运行机制。但很多地方管理责任落不实,维护跟不上。相比之下,私人管水服务到位,更为大家接受,可以真正实现“以水养水”。

150288720794167222.jpg

   

柞水成立城镇供水公司

初步实现“农村供水城市化”

  商洛市有六县一区,在农村饮水安全上,柞水县按照“农村供水城市化,城乡供水一体化”发展思路,探索出了一条改革之路。

  据了解,在农村安全饮水管理与维护上,柞水县在全市率先成立村镇供水公司,负责全县的农村供水管理。公司建立大型饮水站,购买水处理设备,既保证了水质,又实现水费电子化征缴,结余的资金又用于管网建设,真正实现以水养水目的,使得农村供水工程实现常态化管理。目前,村镇供水公司管网覆盖全县80%左右的镇村。

  在改革管水机制的基础上,柞水县出台《柞水县村镇供水运行管理办法》《柞水县农村供水维修养护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等规定,由县财政每年拿出20万元补充到农村饮水工程维修养护方面,同时列支水质监测运行经费20万元,加大水质抽检,确保饮水安全。

  据统计, “十三五”期间,柞水县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计划总投资6998万元,将建成农村饮水安全工程42处,其中新建34处,改扩建8处,受益人口6.98万人。下一步,县政府将全面加快马耳峡、两河、丰北河三座水库建设,按流域科学规划建设水源工程和规范化水处理厂,将沿线多个村、多个镇现有供水工程用主管串联,试行规模化集中供水,原有小水源可作为临时应急水源,部分保证率较差的小水源逐步淘汰,彻底解决现在供水保证率不足的问题。  华商记者 陈永辉 文图


来源:华商头条-华商报
打开客户端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