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楼 班车被挤停路旁

华商头条 11-26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华商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51082747561100752.jpg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华商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5108274759088010.jpg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华商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15108274756454598.jpg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华商记者 王斌


来源:华商头条-华商报
打开客户端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