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找到却已去世 陕北老人杨奎德想给帮他的人说声谢谢

华商头条 22小时前

  尽管来西安寻人之前就已经做了最坏打算,但老伴去世的消息,还是让杨奎德缓不过劲来。唯一给他安慰的,是古城市民的热心与爱心。

152508584932384776.png

  昨天,老人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自己寻找老伴的这段时间里,有数不清的陌生人向他施以援手。得知老伴去世后,又有不少人安慰他鼓励他,自己非常感激。这两天办好老伴的火化手续,他就要回延安去了,希望通过本报向好心人说声谢谢。

  来西安看病 与老伴走散

  67岁的杨奎德是延安市黄龙县人。两个多月前,他的老伴倪月香在陪他来西安看病的过程中走失。

  “今年1月,我在老家不小心摔伤了胳膊,县医院治不了,村主任就把我和老伴送到西安来看病。住院40多天后,胳膊上的伤好转了,我俩就去火车站买票打算回家,车站人太多了,一下子就走散了。”昨天,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说起老伴走失的经过时,杨奎德忍不住抹起了眼泪,自责没有将老伴看好。

  风餐露宿 寻人之路艰难漫长

  “我没有念过书,不识字,又不会讲普通话,跟人交流起来语言不通,这条寻人路真是走得艰难。”杨奎德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问过多少人,前后跑过多少地方了。路边聊天的老人、环卫工以及摩的司机都是他重点询问的对象,任何一点希望也总要跑过去看看,可每次都失望而归。

  为了省钱,他晚上能不住旅馆就不住旅馆,随便在街头找个避风的地方就凑合睡了,吃饭也是能省一顿就省一顿,选择最便宜的饭吃。可让人遗憾的是,最终得到的仍是最坏的消息。

  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杨奎德向记者讲述了找到老伴的经过。“我的事情经媒体报道之后引来了不少人关注,每天都有人给我打电话提供消息,有人就建议我去救助站看看。我上救助站一查,他们还真收留过一个跟我老伴情况很像的无名氏,只是最后生病送到医院去了,没有救下来。”在救助站及医院的帮助下,杨奎德最终确定了这位无名氏就是自己的老伴。

  相伴40年的爱人说没就没了,这两天,杨奎德一直很恍惚。现在怎么办,以后怎么办,他都没有头绪。

  “我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但都在山东生活,平日就我和老伴两个人相依为命。现在老伴去了,我不知道她的后事怎么处理才是妥当的,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一个人该怎么办。”杨奎德说,他们这一代人都讲究入土为安,可老伴在西安没了,自己又没有能力带她的遗体回老家,这让他为难了很久。最终才决定在西安将老伴火化。

  “今晚我两个孩子就到西安了,等这事处理完我也就走了。虽然最终结果是我最不想要的,但起码找到了她,我这心愿也算完成了。现在我就想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说声谢谢,希望他们好人一生平安。”杨奎德说。本报记者张晴悦李宗华


来源:三秦都市报
打开客户端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