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年前将小儿子送人 咸阳八旬老太想再看亲儿一眼

华商头条 11小时前

153114318571124627.jpg

  对方要立即抱走孩子,心有不舍的荆芝兰告诉对方,等孩子满40天,她和丈夫亲自将孩子送过去。10天过后,根据对方留下的地址,张振中用架子车拉着荆芝兰将小儿子送给了他人。“没有见到孩子的养父。”荆芝兰说,小儿的养母是位裁缝,还给她扯了蓝色涤卡做了件大襟上衣。

  几日后,荆芝兰再次来到孩子养父母家中,给对方送来小儿的出生证明。养父母的邻居见荆芝兰短短几日消瘦很多,想必是舍不得小儿,便对她说:“要舍不得孩子,就把他抱回去吧。”

  “当时再去的时候才没几天,我瘦了,但是娃胖了,可能小娃本身也长得快,大变样,脸圆溜溜的,真漂亮。”荆芝兰说,“看娃这样,我就知道娃跟着他们能过好日子,总比跟我们挨饿好。”听到孩子养父母邻居的话,为打消孩子养母的顾虑,荆芝兰告诉对方,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

为完成老伴遗愿

曾通过报纸找孩子

  从咸阳返回家中,张振中听到妻子“不会打扰他们生活”的承诺,险些和荆芝兰翻脸。他还想看看儿子。然而,承诺已出口,每每张振中提出想去看小儿子,都被荆芝兰制止。直到十多年前,张振中临终前还曾特别叮嘱,希望荆芝兰能找到小儿子,帮他看一眼孩子。

  然而,一想到小儿子跟着养父母过上好日子,以及当年自己的承诺,荆芝兰总是狠下心来说,自己不想小儿子。一晃近十年又过去了。一天,张振中一直想看小儿子以及临终前的愿望不胫而走,被一位亲戚知道。这位亲戚带着一位记者来到荆芝兰家,想帮她寻找儿子。当时,荆芝兰还跟大儿子一家住在西安市长安区高桥街办西马坊村。

  提起那次记者来访,荆芝兰懊悔不已。“当时记者走前问我想不想小儿子,我说不想,但是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想。”荆芝兰告诉记者,也许是因为知道儿子送到人家家里过上好日子,自己放心,同时也总惦记着当年的承诺,自己当时也没多想就脱口而出。

  “记者在报道里写着,那个家属院有人说确实有姓崔的,但是已经举家搬到吉林。”张金社说,“但是我母亲当时跟记者说不想。”记者见到的荆芝兰的俩儿子和大儿媳都觉得,当时如果母亲说想弟弟,多跟记者联系,也许已经找到了。当年母亲随口而出的“不想”,成了全家人心中的遗憾。

153114318588109207.jpg

许多事情已经忘记

却想见小儿一面

  目前,年过八旬的荆芝兰和大儿子张金社住在西安市西咸新区沣西新城西张村的一栋两层楼里,四世同堂。

  “想见!”6月30日下午,提起寻找小儿子,荆芝兰时而开心,时而泪水在眼眶打转,时而又懊悔不已。

  如今,81周岁的荆芝兰对许多事情都已经忘记,既不记得小儿的生日,也不记得当时送他到养父母家时给他穿的衣服。“当时那么穷,也没拍过照片,要是能拍张照片就好了。”对于小儿养父母的信息,荆芝兰知道的并不多。现在,她只记得孩子的养母是位裁缝,家住国棉一厂对面,两人年龄与自己相近。

  “从没见过孩子的养父。”荆芝兰说,“只知道娃送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一个女儿,但我也没见过。”

  “我们1973年农历4月28日订婚,当时弟弟已经送人了。”张金社妻子说,“满40天送人的,这样推算下来,生日可能是那年农历二三月。”十五六岁订婚,张金社已经懂事。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在本子上记着:“老四之父崔某某。”

  “当时还没起名字,送人后叫啥也不知道。”荆芝兰称,小儿子送给养父母时穿着棉衣,自己不记得颜色。但是,荆芝兰称,孩子送去后不久,自己还曾到村上开证明给养父母送过户口。那么,到底是送人时还没有起名字,还是年迈的她已经记不清,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现在的荆芝兰时不时就想起小儿子,想见儿子一面。“一看到电视节目上母子团圆的场景,她就想老四。”听到大儿子这么说,荆芝兰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

家属院早已物是人非

  荆芝兰称,小儿子当年被送到了国棉一厂对面一个家属院。“我还记得家属院是个圆洞门。”荆芝兰说,“当时都是瓦房,现在也不知道是啥样了。”

  根据荆芝兰及其家人提供的信息,小儿子44岁,养父母现在可能有七八十岁了。6月30日下午记者采访前,张金社意外得知邻居钟先生在该家属院做门卫。钟先生告诉记者,自己自80年代开始在该小区工作,之前确实有崔姓住户,但不知道名字。同时,他还表示,几十年过去,小区早已物是人非。“现在小区里住的基本都是之后来的新人。”钟先生说,“寻找起来很困难。”

  张金社弟弟提供的报纸上,在稿件结尾提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向记者介绍了一位姓郭的老人(后称郭师傅),称该老人是小区的“百事通”,在小区里住了近半个世纪。当时,郭师傅称,崔某某以前就住在该小区,但二十几年前已举家搬往吉林。对此,张金社弟弟说:“知道在吉林哪儿就好了,我们直接坐飞机过去找。”华商记者 史嘉婷

来源:华商头条-华商报
打开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