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学|高考后父亲病逝留下她和3万欠款 民政局递交资助申请

华商头条 22分钟前

  长武县巨家镇屯里村19岁女孩成婷,3岁父母离异,她与父亲相依为命。高考结束后,成婷父亲病逝。面对3万余元债务和大学录取通知书,她犯了难。8月7日至8日,《华商报》全媒体平台对此进行了报道,引起各方关注。几天过去了,成婷现状如何?


复读费用一半是父亲借的

另一半生病前才补交

  “姐姐,他们说的不对。”报道发出后,有网友质疑:能上的起补习学校的孩子,家庭能差到哪?对此,成婷解释,自己复读的钱,大半是父亲借来的。她甚至觉得,父亲正是为了还欠下的债,没日没夜工作,才导致身体出现了问题。

  家住兴平市西城区的高飞二十余年前与成婷父亲成锁劳在打工时相识,他告诉记者,因为成家父女相依为命,自己曾零零碎碎给过几次钱,因为父女两人经济拮据,自己从没想过让他们还,所以也就没记录过。但是,高飞记得最近一次,也就是去年开学前,为了成婷上学的事,自己曾借给成锁劳5000元,至今未还。

  成婷在兴华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附近打扫卫生的伯母曹芳芳说:“不是娃学的不好,因为身体原因考了个二本,所以娃和他爸来说要补习再考一次。”她告诉记者,当时为了成婷上学,自己和爱人借给成婷父女5000元,同时给了成婷500元。

  成婷告诉记者,复读学费一学期一万,第二学期的学费一直欠着,4月生病前,父亲接了一份砸墙的活,十多天里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的他没日没夜地干,挣了一万五,一万元给女儿交了学费,剩下钱拿去看病。

  

父亲看病的钱是她借的

她想要更好的未来 帮助更多人

  成婷班主任李建英说,5月6日,成婷哭着对自己说,不准备参加第二天的摸底考试,打算拿钱回家照看父亲。被问起“拿钱”回家是什么意思时,成婷告诉记者,爸爸回老家时给自己卡里存了2000元,要拿回家照顾父亲。

  5月23日,成婷为了给父亲继续治病,自己跑到伯父家借钱,曹芳芳在借给成婷1万5千元之后,又另外给了成婷2000元。

  村委会主任成元明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已经结束的“爱心筹”链接, 6月,成婷曾筹得21550元,用于父亲治病。“爸爸圈子小,我只能这么做。”成婷告诉记者,通过“爱心筹”捐款的,很多都是自己的同学、朋友。

  成婷通过借、筹得来的钱,连同学校及老师捐的一万余元,全部用于父亲治病。但是,因为父亲身体每况愈下,不断出现新状况,辗转长武、西安两地医院,两次手术,卧床4个多月,在长武医院看病报销来的钱都在西安市胸科医院看病用了。在西安看病花费了3万多,报销百分之五十,都用作父亲后事,办理后事一共花费了2万余元。

  为父亲看病欠下三万余元债务,“欠下的这些钱,我肯定要还。”成婷说。对于为什么不如网友所说的,报考师范专业,成婷表示,自己有对未来的规划,入学后,自己可以争取奖、助学金,可以打工赚钱,这么多人帮助过自己,自己想要更好的未来,毕业后帮助更多人。

  

民政局已递交资助申请

校招办表示可推迟缴费日期

  为了上学的事情奔波,目前还有200元可用于开支的成婷告诉记者,按照大学要求,自己应该在8月15日至8月18日之间预付第一年学费、住宿费、医疗保险、体检费等费用。

  长武县教育局资助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成婷在西安上学,学籍不在本地,再加上5月也没有进行预申请,不能申请生源地贷款。村委会主任告诉记者,自己与包扶部门——长武县公路路政管理队领导沟通后,该单位已于8月9日发起倡议书,将于近日组织募捐。

  长武县民政局则表示,成婷已经递交了大学入学新生资助相关申请资料,目前正按照程序上报省市审核等待通过。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民政局目前对成婷是按照最高资助标准5000元申报的,如果上级部门审核通过,按照往年惯例,款项拨付时间大概在8月底至9月初。

   华商报记者致电西安外国语大学招生办公室。招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鉴于该生的特殊情况,可推迟缴费时间。  华商报记者 史嘉婷

来源:华商报-华商头条
打开客户端阅读
相关新闻